2017年11月23日 星期四   
唐人街
频道首页 >> 《荣誉》杂志 >> 《荣誉》第30期 >> 挑战命运 忠怀慷慨
挑战命运 忠怀慷慨
2016-9-18  来源:《荣誉》杂志

[字体调整: ]

——记广州市荣誉市民胡忠先生
文/高峰 陈阳

  被贫穷埋没的天赋
  胡忠生于1902年,他的出生,给年届中年的父母增添了许多喜悦,却也增添了更多的忧愁。胡忠的父亲名叫胡社生,夫妻二人在香港靠养猪为生,利润极薄,仅够糊口。
  胡忠还有两个姐妹,那时女孩可以不读书,男孩却不能不受教育。但胡家贫困,供不起儿子念书。直到1912年胡忠10岁,父母方下定决心把他送去学校。
  为了供胡忠读书,一家人节衣缩食。求学的不易反而激发了幼年胡忠对知识的浓厚兴趣,他在学校的优异成绩便是一证。胡忠在语言上很有天赋,自1914年开始正式读英文后便取得优异成绩。可是因为当时正是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英国深受战事困扰,老一辈人认为学英语没用,胡忠父母也受此风气影响,把胡忠转到了私塾学中文。
  然而,转学无法压制胡忠对英文的着迷。1915年,他说服父母,越级考入当时港岛西区的育才书社念第八班。
  就这样断断续续读了3年书,因遭风暴袭击,家中所种蔬菜失收,家境日益困苦,胡忠不得不辍学回家帮父亲养猪。自此,胡忠再无缘进学校读书,给他留下了终生的遗憾。
  或许也正因为胡忠痛感幼年失学之苦,他后来十分热心捐款兴建学校,从小学到大学各类学校均有所惠及。这也是为了弥补他心中的一种遗憾。

  克绍箕裘 志存高远
  胡忠18岁时结婚,次年便生下长子胡应沾。然而刚添长孙,胡社生便一病不起,撒手而去,把一家的生计压在不到20岁的胡忠身上。而且,胡社生在有生之年虽然勤俭持家,但不敢贸然扩大经营,故所赚的钱只够糊口,过世时也没有留下什么遗产。
  为了给父亲为丧事,胡忠欠下了亲友100多元的债务。在当时,这相当于普通人10个月的收入。举债奔丧,足见其时家境之贫困,处境之艰难。
  父亲去世后,作为儿子的胡忠必须担负起一家的生计。而他唯一的谋生技能便是养猪,他只有克绍箕裘,每天早上5时便起床工作,早晨和中午两次从薄扶林村将一些干柴及木炭抬往市区出售,然后买回一些别人吃剩的残羹糙米用作养猪的饲料,如此养家糊口。1920年,他的猪场共养有30头猪,每个月扣除饲料开支后,仅能挣得三四十元的收入,勉强够一家人糊口。
  胡忠想,这样艰难度日,何时才能熬出头呢?他不愿像父亲那样,默默地在猪圈里度过自己的一生。他不甘心就此向命运屈服,坚信自己能够追求更好的生活。
  胡忠打算学一门技术,摆脱做猪农的日子。


1988年4月15日,合和的胡氏家族成员出席胡忠大厦奠基仪式。从左到右为:胡应湘、李嘉诚、胡忠、胡文瀚

  瞄准机遇 摆脱命运
  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欧洲各国工业衰退,给了香港在亚洲扩展市场的机会,九龙开始开发,公路干线延伸到新界和港湾山。1924年启德机场的开辟,使轿子和马车等旧一代交通工具退出了主流市场,新的交通工具——专为出租的小汽车“的士”应运而生。
  新兴的“的士”业对胡忠有着极大的吸引力。每天进城卖炭买粮,看着的士满街跑,看得他心中也痒痒的。他打算将父亲留下的养猪场交给母亲和妻子料理,自己改当的士司机,独闯天下。
  然而,胡忠的想法却遭到了母亲的反对:一是因为拿300多元学开车对一个贫寒之家来说是极大压力,二是心疼儿子,觉得开车不安全。
  胡忠无奈,只好暂时打消了这个念头,想着先多攒点钱再说。
  之后的1921年至1924年3月间,胡忠除了卖炭、养猪外,还给人家做帮工,每月赚取12元的薪金来帮补家计。就这样一点一滴地积累,到1924年22岁时,他不但还清了安葬父亲欠下的债务,还攒下500多元。此时,胡忠觉得时机已经成熟,再向母亲提出学车事宜,母亲见他心意已决,便不再反对。
  之后,胡忠立即与当时香港仅有的一家的士公司——红边的士公司联系,交足了100元学费。他还花了200元请师傅饮茶及用于其他杂费。3个月后,考取了驾照,如愿以偿地走上了的士之路,摆脱了当猪农的命运。


时任广州市政协主席张汉青(右)与胡忠先生(中)在庆祝宴会上(左为胡文瀚先生)

  自立门户 初尝失败
  胡忠的的士之路并非一帆风顺。
  考到驾驶执照后,胡忠即加入红边的士公司工作。因为当时九龙区尚未完全开发,远较港岛荒凉,营业额亦较港岛为差,一般人都不愿到九龙区开车,所以公司规定新入行的司机必须先到九龙,几个月后才能调回港岛。
  虽然如此,胡忠开的士月薪就有30元,连同小费每月收入可高达100多元,比做猪农时多两倍。母亲也开始改变了对儿子改行的看法。
  胡忠见钱这么容易赚,工作更拼了,钱也积少成多。正式担任的士司机一年多后,胡忠终于说服经理让他调回港岛工作。
  之后,胡忠的内心又升起了一个念头:与其租别人的车开不如另立门户,无奈当时因受战后世界性经济萧条的影响,的士生意一落千丈,并非创业的好时机。不久,国民的士公司因入不敷出而宣告结束营业,胡忠亦遭受了第一次失业。之后,他在政府工务处找到一份开运泥车的工作,继而改行开货车。
  的士公司的倒闭给红牌车的生存和发展提供了绝好的机会,自立门户的时机渐渐成熟。1926年,胡忠把自己平时省吃俭用积攒的450元积蓄全部拿出来,并说服另一位司机出资150元,准备购买一辆佳士拿“红牌车”,但佳士拿售价2000元,600元仍不够付1000元首期。胡忠想出了一条妙计,他收取了600元的酬金,找来4名学徒各收费150元,承诺包他们考到车牌,如此合共筹得1200元,以分期付款方式购入一部价值2000元的小汽车。交了首期1000元后,尚余200元作营运资金。
  跑红牌车每天分两班,人停车不停,胡忠与合伙人各负责一班,不是他开的士时,就继续开货车帮补。
  那段时间,胡忠每天5时起床,先教学徒开车,每人教半小时,工作至早上7点,便到货车公司上班,晚上再开红牌车,每天工作时间长达十七八个小时,不过一个月下来可以赚到二三百元。
  可惜好景不长,胡忠就遇到了麻烦。当他和合伙人付清汽车的余款后,的士公司又相继开业了。而在香港,港英政府对红牌车实行严厉管制,的士与红牌车虽然同是出租车,但地位完全不同。的士可以随街接客,红牌车则不许在街上兜客,只能在车房等候电召,这使胡忠的生意倍受打击。合伙人也在此时要求退股。胡忠在种种压力下独撑了几个月,终因力不从心,把车子开上广州,以1200元售出。
  胡忠的创业,就此以失败告终。
  迫不得已,胡忠又回到薄扶林村过起了猪农生活。


胡忠先生(中)在家乡捐资建造长达五公里的“桑梓道”

  东山再起 逆袭之路
  虽然做会猪弄,胡忠的的士梦一直不曾破灭。
  几个月后,他又筹款1000元买进了一部二手红牌车,自己驾驶。吸取上次的失败教训,他不到大街兜客,专做街坊生意,一日做两班车,生意渐渐红火。3个月后,胡忠发现生意不错,便又壮着胆子以1000元购入第二辆二手车,并聘请一名司机驾驶,他经营的红牌车终于走上轨道。此后半年内,他又先后购进两辆车子,创造了一个打工仔一年内购入4辆车的小奇迹。
  1928年,胡忠的事业刚上正轨。一次与一位印度籍的同行闲聊。这位同行表示故乡的家人希望他能回去,而他自己也想落叶归根,所以想把拥有的两部红牌车出让,问胡忠是否需要扩大车队,胡忠试探着问了价钱,不料对方愿意以每辆1000元的低价出让。胡忠很为难,据实告知对方自己资金短缺,没想到对方信任他的为人,同意在毫无抵押和保人的情况下先把车子交给他,以后分期付款,本人更愿意当他的受薪司机,此举令胡忠感动不已。后来这位印度人终于要返回故乡时,胡忠还亲自替他安排行程并支付了一切旅费。
  同年,一位替胡忠维修汽车的车房管事又向胡忠探询是否有意添置车辆,说他亲戚有4部红牌车出售,如果胡忠有意可以先行取车,以后再行付款。结果胡忠以1200元的价格和车主成交,这样一来胡忠便有了8部红牌车。
  然而,由于资金周转不开,又欠下这许多债,后来胡忠不得不以1600元一辆的价格卖了两部红牌车,偿还了部分债务。
  从此,胡忠的个人事业便一帆风顺。随着香港经济好转,他又用积累下来的资金购入7辆车,成为了红牌车行的实力领导人物。
  但红牌车毕竟是的士车的补充,经营上常常受到掣肘,胡忠时常寻找机会正式打入的士行列。因为当时申请的士牌照特别难,胡忠只好从收购现成的的士公司着手。1933年,他打听到一家 “黄的士公司”正准备出让,便与该公司的负责人进行洽谈。卖方因经营手续没有办清楚,几次濒临倒闭边缘。购买这样一家公司费了不少周折,但收购一间旧公司总比注册一间新公司简单得多。1934年11月,香港经济不景气,许多的士公司因难以经营而纷纷倒闭转产。胡忠看准了这个机会,以18000元买下了这个拥有12部车的“黄的士公司”。先付8000元现金,余数还是分期摊还。这样一来,胡忠正式打入了当时香港的的士行业。
  可是当时正是经济不景气时期,12部的士的总收入才2000元,经营的士业亏损很大。但胡忠并未因此而灰心丧气,面对亏损,他坚持下来。
  其后,除“飞行”、“黄的士”两间公司外,他又成立“中央的士公司”。在1935年间,全球经济开始复苏后,他的竞争实力已经相当强大了,不但拥有的士车、红牌车40多部,还拥有专门租给香港政府使用的10多部白牌车。胡忠组成的庞大的士车队及红牌车队,稳坐香港的士及红牌业的首把交椅。


胡忠先生(前左三)视察花都顺天学校,受到师生的热烈欢迎

  百折不挠 二次崛起
  1939年,胡忠病倒了,而且病得不轻。家里的生意全靠妻子江氏和长子胡文瀚打理。
  1941年12月8日,日军轰炸香港启德机场,20日占领香港。英军溃退,日军开进市区,烧杀抢掠。胡忠一家多年赚得的几十部车尽数被日军没收。胡忠遭受了一次严重的打击。
  抗战结束,胡忠家一贫如洗,胡忠领着长子胡文瀚,像20年前一样从头做起。他费了不少周折,才申请到一部的士车的执照。到1948年,胡家以255500元的价格买下了九龙的新的士公司,共有43台车。虽资金短缺,但信誉还在,加之胡忠积累的经营的士业的丰富经验,所以发展很快,很快便拥有汽车逾百辆,并增扩九龙线。
  从1945年第二次崛起到50年代初,胡家名下的中央的士公司拥有车辆的数量约占全港的士总量的五分之一。随着香港经济的高速发展,胡忠的的士工业也迅速发展。至1960年十几年功夫,已拓展为四家“的士”公司。1958年,胡忠拥有的的士增至200多辆,成为的士业的翘楚。1967年胡忠退休前,已经拥有378部的士及120部红牌车,成为赫赫有名的“的士大王”。
  香港的房地产业是从50年代初开始发展起来的。到60年代,随着工商业的发展,市民生活水平的提高,自置楼产居住的需求越来越大,房地产业大发展。而胡忠虽然在的士业闯出了一番天下,但政府控制的士车总数使其再难有更大的发展了。
  胡忠一向善于择机而行。1950年起,胡氏家庭的产业开始转向多元,逐渐涉足房地产、建筑、戏院、冷房、酒店、娱乐及制造工业等,颇见成效。
  多元化经营给胡忠的家业迅速增大,不仅使胡忠进入香港屈指可数的富豪之列,而且成为名副其实的“实业大亨”。
  1965年,胡忠的第三子胡应湘留美攻读土木工程学成归来,策划于弥敦道兴建26层的“胡社生行”,为当时九龙区最高的大厦。
  由于经济发展,港英政府改变政策,开始准许私人自购的士经营。拥有敏锐的商业嗅觉的胡忠立刻感觉到自己的的士公司竞争力一定会大大减弱,于是当机立断,于1967年解散车队,把所有车辆连同牌照售予的士司机,分期收回款项。
  之后,他高瞻远瞩,全力挺进地产业,开启了他人生的又一次搏击。他创立了规模宏大的香港合和实业有限公司和大宝地产有限公司等企业。合和实业有限公司除设计建成著名的“合和中心”大厦外,还先后购入建成荃湾花园、康丽园、东威大厦、山光苑、云景台、健威花园、德福花园等多处地产物业,每年净租金收入9亿元,另有近亿元售楼利润。大宝地产有限公司除在港经营外,还与沙特阿拉伯财团合作,在港岛的寿山村发展高级别墅式楼宇,并大举向澳门进行地产投资及在内地兴办实业。1969年,胡忠宣布退休,由其子继承家业。
  80年代以来,合和实业除在香港广泛开拓业务外,并联合友人在广州、深圳先后投资中国大酒店、联检大楼、沙角电厂B厂及广深高速公路等大型项目,为国家建设作出了显著的贡献。

  胡氏家风 教育第一
  胡忠有一个幸福的家庭。
  他的妻子是他事业成功的好帮手,不但克勤克俭,还把9个子女调教得成龙成凤。
  胡忠共有五子四女,分别是儿子文瀚、应洲、应湘、应光、应滨,女儿慧贞、慧芳、慧英、慧彤。
  长子胡文瀚原名应沾,1920年出生,战前在皇仁书院攻读时改名文瀚,1928年考得的士司机牌照,成为当时最年轻的有大学文凭的的士司机。胡文瀚除办有成功实业外,还将大量精力投入公共事业,成为香港工业及教育界的领袖人物之一,极负盛名。他从1968年起担任香港市政局议员,同年被授“太平绅士” 称号,1973年又当选立法局议员。此外,他还担任中华厂商联合会副会长、名誉会长,香港工业总会主席、永远名誉会长等几十种社会职务。
  次子胡应洲是哥伦比亚大学医学博士,为心脏病专家。三子胡应湘1958年毕业于普林斯顿大学土木工程系,是合和主席。四子胡应光是美国宾夕法尼亚洲电机博士,1988年在美驾驶私家小型飞机失事罹难。幼子胡应滨是美国加里福尼亚省理工学院硕士,注册建筑师,前大宝地产主席。
  胡家子女个个学有所成,全赖胡家的好家风。胡家重视教育,即使是在艰难的战时,胡忠也不愿意让孩子们失学。香港沦陷时,他刚好大病初愈,就一人留下来照应家产,让妻子带着子女们分三批逃难,辗转半个月逃到韶关。随着日军北上,一家人第二次逃难,胡文瀚带着两个大妹妹跑到梅县读书,胡妻则带着其余孩子回老家花县。为了读书,胡妻又把4个孩子送到广州。直到抗战胜利,一家人才得以团圆。当时像胡家经历战争的家庭不在少数,但在战争期间尚未让子女停学的,却是寥寥可数。

  服务社会 惠及桑梓
  事业有成的胡忠非常关注社会公益事业,不但慷慨解囊,而且亲力亲为,倾注心力。
  胡忠曾任香港东华三院总理、香港仁济医院主席、香港花县同乡会及胡氏宗亲会创会会长,早年即出资出力在香港薄扶林区街坊福利会开设小学,使该区域儿童能就近上学。还捐建香港中文大学胡忠图书馆、保良局胡忠中学、仁济医院护士宿舍等,并设胡忠伉俪奖学金。
  胡氏一家都十分关心家乡建设和社会公益事业。改革开放之初就开始不遗余力地帮助家乡建设,先后为家乡建设投入了130多万元人民币。
  身为实业家的胡忠很清楚,要发展经济,交通要先行。为了改善家乡的交通环境,他出资在阳升村兴建了一条长6公里,宽4.7米的水泥公路,命名为“桑梓道”。
  接着,又出资捐建了村政府办公楼、胡氏宗祠,多次捐赠交通工具、电器设备,还帮家乡建了一座3000千瓦小电厂;
  他安装自来水,办起热镀锌厂,使当地的工业得以发展;
  他屡次赠送优质化肥等农用物资,支援家乡农业生产;
  他在当时的县城新华镇,捐资创建胡忠医院,还捐资成立《花县乡音》杂志社基金会;
  他捐资修建了顺天学校,改善家乡学子们的求学环境;
  ……
  在胡忠捐建的“桑梓道”路口有这样一副对联:“胡裔绵长创业话谋兴祖国,忠怀慷慨捐资建路荫桑乡” ,对联嵌入了胡忠的名字,也恰如其分地赞扬了胡氏对家乡的贡献。
  为了表彰胡忠家族对家乡的贡献,1988年10月16日,广州市政府授予胡忠先生“广州市荣誉市民”称号。
  1991年7月31日胡忠于香港病逝,终年90年。
  虽斯人已逝,但正气长存。

  胡忠简历
  胡忠,男,(1902-1991),祖籍:广州花都,国籍:中国(香港)
  香港著名实业家,曾任香港东华三院总理、香港仁济医院主席、香港花县同乡会及胡氏宗亲会会长。
  1988年10月6日,被授予“广州市荣誉市民”称号。

http://www.tangrentown.com


相关阅读
  • 广州市侨办副主任唐忆春带队赴市司法局调研
  • 东莞市侨联与东莞荣誉市民何耀棣博士座谈
  • “授荣”三十年——荣誉与广州同行
  • 增城区侨办赴港拜会荣誉市民及各界乡贤
  • 广州市侨联举行列席市人大及出席市政协的海外代表交流座谈会
  • 广州市侨联举行离退休干部职工2017年新春团拜会
  • 广州市授予荣誉市民工作30周年活动在穗举行
  • “广州市荣誉市民”30年向广州投资逾1300亿元
  • 《荣誉》杂志
    本期杂志
    《荣誉》第30期 《荣誉》第30期
    CN-44(Q)第0138号
    2016年7月 第0期
    总期数:30
    文章数:5
    本期热点
    更多期数
    网站介绍 ┊ 网站地图 ┊ 隐私声明 ┊ 意见反馈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6 唐人街网 tangrentow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09148158号-4jack luo
    指导单位:广东省新闻出版广电局 广东省人民政府侨务办公室 广东省归国华侨联合会
    主办单位:广东省期刊协会侨刊乡讯专业委员会 广东岭南文博研究院
    协办单位:广东省广府人珠玑巷后裔海外联谊会 广东省潮人海外联谊会 广东省客属海外联谊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