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17日 星期二   
唐人街
广东“让孝声飞•暖心护巢养老工程”启动
东莞国际佛事展
乡土乡音 >> 岭南望族 >> 南海简村名门 陈氏(3)
南海简村名门 陈氏(3)
2015-12-15  来源:新快报

[字体调整: ]

陈廉仲孙女陈安薇:包容,是家族的一贯传承 

  虽然自幼在西关长大,但是陈安薇并不认为自己是西关小姐,称“西关小姐已经断代”。
  陈安薇是陈廉仲的孙女,是为数不多还居住在广州的陈浦轩家族后人之一,现为广州医学院第三附属医院(下称“广医三院”)主任医师,居所离陈廉仲故居仅距离数百米。
  只在故居生活了3年
  坐在现在变身荔湾博物馆的陈廉仲故居二楼,陈安薇已算客人,对已经修葺的这里有点陌生,因为在3岁那年,即1956年,她就和家人从这里搬了出去。
  在广州亚运会之前,陈廉仲故居还由更楼连着陈廉伯故居和蒋光鼐故居。更楼常见于依山傍海的潮汕地区,以御海盗山寇,这样的建筑形态在广州非常少见。陈安薇说,旧时家里的工人可以通过这样的“空中走廊”,打更巡逻,她和家族里的其他小孩也曾在更楼打闹。
  现在更楼已全部被拆,让旁边的假山显得有点孤零,而这也是她曾经躲迷藏的好去处。早些年,北京林业大学风景园林系主任、园林规划建筑设计所总工程师孟兆桢教授曾亲临考察,称赞此石山美景为不可多得的岭南石山代表作,现在得名风云际会,又名石上飞榕。
  因为榕树不断生长,假山已经难以负重,塌了不少,再无过往那般峻拔,下面的沟渠也早成了鱼龟吐纳生息之处,而在近百年前,这里停着数艘汽艇和手划船,栖着由陈廉伯和陈廉仲经营的庞大买办帝国。
  从父辈开始弃商学医
  现在说到“买办”,我们似乎很难将其归为褒义词的范围,但其实说白了也就是代理商,只不过陈氏兄弟当年代理的是沙面的英国汇丰银行广州分行,陈氏兄弟每天办公都直接搭汽艇从荔枝湾到沙面,再在码头换轿,偶尔也在那边过夜。
  这样的日子过了没多久,就给商团事变打破了,即1924年发生的以陈廉伯为首的广州商团,与孙中山在广州组织的广州政府之间的流血冲突事件,有资料称这次事变中的财产损失接近5000万港元,平民死伤约2000人,黄飞鸿的“宝芝林”就在此次事件中焚毁,陈廉伯后被孙中山斥为“罪人”,逃往香港,在香港成为太平绅士和华民代表,投资经营中华百货公司和东亚银行等事业,并扩建山顶道十五号住宅。1945年春,在乘坐日轮去澳大利亚途中,日轮遭美机轰炸,陈廉伯葬身海底。但是陈安薇至今对这段“不明不白的”历史耿耿于怀,称被历史潮流推动成为政治人物的陈廉伯,只是一名商人,希望在收集足够证据之后,将其重新写就。
  见多了官场和商场的尔虞我诈,陈廉仲没让自己的儿女继续这样的行当,陈少恂在当时选择学医,毕业于中正医学院(现在的江西第四军医大学),上个世纪80年代曾被公派到德国留学,英语和德语熟练,当时在广医三院连病例和药方都是用德语写的。其间,还曾做过经鼻腔进入颅内的手术,这样的手术,即使在今天都算先进。陈少恂后在广州市红字十会医院工作,一直到81岁才退休。
  陈安薇的母亲亦是安徽绩溪大户,姓胡,那里出过胡雪岩和胡适。同样从中正医学院毕业,并在广医三院工作,还做过访穗苏联芭蕾舞团的随团医生。
  家里曾开过高尔夫球场
  在上个世纪50年代,广州市民的月均工资为20元左右,陈安薇父母收入则有200多港元。在陈安薇印象中,隔三差五地,他们一家就会游船河,从荔枝湾到海角红楼,再到珠江,在江面的艇仔上买花生和小虾等零食来吃,而这种休闲于当时很多人家而言,是难有的奢侈。
  还在3岁的时候,陈安薇就开始学习钢琴和芭蕾,这源于父母对外来文化的惯有包容,而这种包容也像是整个家族的一贯传承,陈启沅当年将机器缫丝引入简村就是一例,且在后来把陈氏兄弟送到英皇书院读书。
  陈浦轩为丝业富商,曾在黄沙开了高尔夫球场,大宅子后面还有网球场。虽然如此,随着日本缫丝的兴起,广东丝业境况不济,陈氏兄弟由此转行,变成英国汇丰银行广州分行的买办。
  陈安薇没有见过陈廉仲,但是从一段录音中听过爷爷说话。“他说话很柔和,不似陈廉伯那般霸气,而且陈廉伯曾经习武,凡事都要争第一。”或因如此,一直倡导商业救国的陈廉伯没能接受孙中山的三民主义。
  除了接受西洋事物之外,陈家出国的也不在少数,陈廉伯的妹妹就因为喜欢夏威夷而留在了当地,在一次看电影的时候,她所在的电影院遭遇飞机狂轰滥炸,差点被人误作日本人而遭到报复,一直狂喊“IamChinese(我是中国人)”才保住性命。那次袭击在历史上有一个举世闻名的名字——珍珠港事件。
  仅剩一张床和两粒“米”
  广州解放后,陈廉仲被抓,财产被没收,后托信族人在汇丰银行墙内的保险箱中寻得黄金若干,刚够赎身,赎身后马上逃到了香港,后又转到悉尼,直至去世,所以前述录音是陈廉仲的第三位太太带回来的,那已经是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的事情了。
  陈安薇生于1953年,对于“文革”印象很深,依然还记得红卫兵来抄家的疯狂,“能拿走的都被拿走了,倒是一张酸枝床因为太重,而被留了下来。”除了搬不动的,一些肉眼看不到的物件也逃过一劫。陈安薇发现了两颗“米”,更具体来说,是两粒象牙片,一粒只有半粒米大小的面积,14.44平方毫米,刻有一首七言诗,加落款共30个字;另一粒面积更小,只有10.44平方毫米,刻有一首五言诗。这两粒“米”是陈启沅的作品。陈启沅微雕作品最出名的还数三把将《康熙字典》刻上去的扇子,其中一把赠与当时的南海县令,另外一把赠同治皇帝的岳父、户部尚书崇绮,后者为表谢意,赠诗言谢。第三把由后人赠给了省博物馆,但现在下落不明。
  虽然时运不济,但是陈安薇算是幸运的,就读恩宁路第一小学(现在的西关培正小学),进而成为广雅中学在“文革”前的最后一批学生,而且凭借自己的努力,换来了“工人”的身份,进入广州医学院,算是追随了父母的脚步。只不过那个时候,对于自己的家族,陈安薇还不太了解。那时她每天要做的,就是在父亲的要求下,在手术线上打结,而且每天要打出密密麻麻的一米长的结,以此训练日后在手术过程中的熟练性,而小时候母亲教给她的刺绣功夫,用在这上面,倒是得心应手。
  关注对西关历史的保护
  旧时的大户礼数很多,也很严格,每年祭祖的时候,三拜九叩总是少不了的环节,但是据陈安薇回忆,自己的父母从来都只是鞠躬行礼,以至于她也有样学样,别的小孩都要下跪,她却用鞠躬代替。在长大后,这样的倔强还流淌在陈安薇的血液中,1987年去上海同济大学进修的时候,看到打篮球的一群男生,她不觉手痒,却被对方看轻,称若是她能连续在三分线外投篮命中,就在进修的一个月期间,将篮球的使用权交给她。他们不知道,陈安薇自小学开始就打篮球,还是广医三院女篮球队的队长,最后的结果也就可想而知了。
  和陈安薇一样,试着寻找突破的还有陈廉伯最小的弟弟陈作海,他在解放后选择参军,参加过抗美援朝战争,现已82岁高龄,正着手写一部关于陈家的历史。事实上,对于如何把家族的故事告诉后代,陈安薇也有自己的考量,就在上个周末,她又前往云南腾冲,试图寻找二伯陈少慷在飞虎队的痕迹。
  身为广州市人大代表,陈安薇现在很关注西关的保护和历史的挖掘,恩宁路的保留就是她最先提出来的,“我希望包括我儿子在内的其他人,在未来想要知道祖先故事的时候,至少有处可寻,我现在就正在做这样的工作。”在陈安薇看来,西关所有的老房子都是有生命的,一旦被冰冷的机器摧毁,不复存在的是一座城市的灵魂。




■陈浦轩打高尔夫。

【唐人街网】


相关阅读
  • 南海简村名门 陈氏(4)
  • 南海简村名门 陈氏(2)
  • 南海简村名门 陈氏(1)
  • 《红星照耀中国——外国记者眼中的中国共产党人》
    焦点关注
  • 中国南北狮王争霸赛首度复原“生菜会”习俗
  • 惠州话“想你死了” 原来是“想死你了”
  • 广东籍华侨出国定居仍可享社保
  • 广东潮州嵌瓷艺人屋顶上拼出松鹤图
  • 客家婚礼从"哭嫁"开始
  • 潮汕茶桌礼仪:先尊后卑
  • 客家菜•客家味•客家情
  • 广府民俗:手黏波罗鸡 也黏亲情缘
  • 网站介绍 ┊ 网站地图 ┊ 隐私声明 ┊ 意见反馈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6 唐人街网 tangrentow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09148158号-4jack luo
    指导单位:广东省新闻出版广电局 广东省人民政府侨务办公室 广东省归国华侨联合会
    主办单位:广东省期刊协会侨刊乡讯专业委员会 广东岭南文博研究院
    协办单位:广东省广府人珠玑巷后裔海外联谊会 广东省潮人海外联谊会 广东省客属海外联谊会